七乐彩开奖查询
巴中門戶 權威、深度、融合、悅讀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招商熱線:0827-5555503
 主管:中共巴中市委 主辦:巴中日報社 總編輯:張大梁  巴中日報集團網群:巴中日報 巴中晚報 巴中傳媒網 掌上巴中 巴中全搜索 巴中日報微博  
 
《中國小說史略》的傳世價值
 www.xyvml.tw 巴中傳媒網 2019-04-20 來源:巴中日報  【打印】【關閉
 

《中國小說史略》書影

  劉東方

  魯迅歷時十余年完成的《中國小說史略》(以下簡稱《史略》),是中國學術史上較早的古代小說專門史之一。它所形成的文學史理念,對于中國文學史學科的建立,甚至現代學術文化都具有重要的方法論意義。

《史略》為魯迅在北京大學國文系講授“中國小說史”課程講稿的基礎上補充修訂而成,1923年由新潮出版社出版,1925由北新書局再版。在撰寫該書的過程中,魯迅對中國古代小說進行了大量的搜集、選本、鉤沉、校勘、考證,將“乾嘉諸大師用以輯校周秦古籍的方法”用以“輯校中國古代小說”(鄭振鐸語)。自1907年始魯迅就搜集中國古代小說的文本文獻,輯錄了大量自先秦至隋的小說,其中有《漢書·藝文志·小說家》《隋書·經籍志·小說家》《新唐書·藝文志·小說家》中著錄的小說,也有上述文獻之外著錄的小說,經過不同版本小說的辨偽、校理和同一小說的不同版本校勘,輯錄留存了36種1400余則小說,完成了《古小說鉤沉》一書。

1912年,魯迅“發意匡正”,將校勘考證的范疇擴大到唐傳奇和宋傳奇。關于唐宋傳奇,當時學界的慣例是遵照朝代進行歷時性研究,二者間“涇渭分明”。魯迅反其道而行之,依照《太平廣記》《文苑英華》《太平御覽》《全唐文》等將唐傳奇和宋傳奇加以合并校勘,在眾多的作品中去偽留真,考鏡源流,審定45篇唐傳奇和宋傳奇而成8卷《唐宋傳奇集》,并在書末附有《稗邊小綴》,對各篇小說作者和版本進行考證說明。經魯迅校勘的《唐宋傳奇集》“較通行本子,稍足憑信”,得到了學界的廣泛好評,成為研究唐宋傳奇公認的經典輯本。

于宋至清末的古代小說,魯迅同樣用乾嘉學派的校勘方法進行考證。他查閱了《小浮梅閑話》《小說叢考》《石頭記索隱》等小說書籍90余類,約1500余卷,從中甄別、考證出該時期小說以及作者的相關史料41種39篇,其中35篇為小說史料,4篇為小說源流、評刻、禁黜等方面的史料,命名為《小說舊聞鈔》。魯迅在該書序言中曾說:“昔嘗治理小說,于其史實,有所勾稽。凡值涉獵故記,偶得舊聞,足為參證者,輒復別行移寫。歷時既久,所積漸多。”由此可以佐證《史略》在成書過程中,魯迅進行了大量的輯佚校勘工作。《小說舊聞鈔》或辨作品歸屬,或糾前人誤考,或補舊說不足,因校考謹嚴,搜集周全,為學術界所稱道。

魯迅通過中國傳統學術的輯佚校勘方法,對從先秦至明清的眾多古代小說進行了搜集、梳理、辨偽、甄別、校勘和考證,形成了《古小說鉤沉》《唐宋傳奇集》《小說舊聞鈔》三本中國古代小說的考據之作,雖然在當時的條件下,盡可能地搜羅宏富,甚至“竭澤而漁”,但不可避免地存在“掛一漏萬”的現象,趙景深、朱成華、歐陽健就曾指出其缺陷。但總體而言,歷時多年對中國古小說的校勘輯佚,為魯迅的《史略》奠定了牢固的基礎,《史略》中所有例證和引文,大都出自上述經過他本人嚴格考證的輯集,可謂“無一不無出處”,《史略》也因此成為中國古代小說史的經典之作。

與多次對傳統文化和文學“大張撻伐”,甚至主張青少年“要少或者竟不看中國書,多看外國書”的“激進主義者魯迅”的角色定位不同,魯迅在對中國古代小說的研究過程中,深諳中國傳統學術輯佚校勘方法的精髓并熟練運用之,歷經多年“盤點”,輯錄出版了一系列考據之作,并完成了《史略》這樣的中國古代小說史的上乘之作。可以說,魯迅不但是中國現代的文學家和思想家,而且是現代學術史上著名的考據家。蔡元培曾說:“魯迅先生本受清代學者的濡染,所以他雜集會稽郡故書,校嵇康集,輯謝承后漢書……完全用清儒家法。”阿英說《史略》“不止是一部史,也是一部非常精確的‘考證’書,它正訛辨偽,正本清源,成史而可信”。就連對自己的小說研究頗為自得的胡適亦承認,《史略》“是一部開山的創作,搜集甚勤……”

除了繼承中國傳統學術的校勘考證方法之外,《史略》還對西方近現代學術方法進行有效借鑒。首先,魯迅重視文學與社會的關系,嘗試運用社會學的理論分析中國古代小說的某些現象。關于宋傳奇與唐傳奇的不同,魯迅認為前者“大抵托之古事,不敢及近”,因為“宋好勸懲,摭實而泥,飛動之致,眇不可期,傳奇命脈,至斯以絕”。正是由于宋朝較唐朝重理念,尚說教,好教訓,所以宋傳奇必然立論“高尚”,強求勸誡,缺少世俗氣和人情味,缺少唐傳奇的生氣和活力。對于《世說新語》,魯迅認為“漢末士流,已重品目,聲名成毀,決于片言”,正因為這樣的社會環境,《世說新語》才會“成為一部名士的教科書”。其次,魯迅重視核心概念的闡釋。在中國古代小說史研究中,他在考證的基礎上率先闡明了小說概念的內涵。他認為中國古代小說的概念到了唐傳奇時才真正孕育成熟,“小說亦如詩,至唐代而一變,雖尚不離于搜奇記逸,然敘述宛轉,文辭華艷,與六朝之粗陳梗概者較,演進之跡甚明,而尤顯者乃在是時則始有意為小說”。魯迅認為唐傳奇真正具備了小說“有意識地講故事”的特征,而且為了講好故事,開始注重語言和修辭的“文辭華艷”“敘述宛轉”等“主體性”元素,并成為一種獨立的文學文體。再次,魯迅運用西方近代科學研究的歸納方法,對中國古代小說進行較為科學的分類并總結其特點。對于魏晉六朝小說,魯迅用“志怪小說”和“志人小說”進行分類;對宋代的短篇白話小說,用“話本”和“擬話本”予以命名;對明清小說,則用“人情小說”“神魔小說”“諷刺小說”“狹邪小說”和“譴責小說”分類。這樣的歸納,不但對浩繁的中國古代小說進行了區分,而且較為準確地概括了中國古代小說內容或形式上的特點。魯迅對中國古代小說的研究,闡明了小說與社會的關系,厘清了古代小說概念內涵,歸納分析了其類型和特點,從而使中國古代小說史的書寫核心概念明確,研究體系規范,學科意識突出。

《史略》不但為較早的中國古代小說專史,而且它中西融合的研究方法對于發軔期中國文學史的建立具有方法論的意義和價值。魯迅在《文化偏至論》中說:“外之既不后于世界之思潮,內之仍弗失固有之血脈,取今復古,別立新宗。”這段話可視為其中國古代小說史研究方法論的總綱領。具而述之,其方法論的第一個層面為“內之仍弗失固有之血脈”。《史略》繼承了中國古代學術校勘考證的治學方法,對中國古代近百部長篇小說和3000余部短篇小說進行了搜集、梳理、辨偽和考證,完成了從先秦至明清的古代小說文本和史料的整理,為進一步研究奠定了堅實的基礎。第二個層面為“外之既不后于世界之思潮”。魯迅借鑒西方現代的學術理念,闡釋了古代小說的概念內涵,歸納了古代小說的類型和特點,為中國古代小說史創立了較為規范的現代學術體系。第三個層面為“取今復古,別立新宗”。在繼承傳統學術精髓和借鑒西方現代學術觀念的基礎上,《史略》實現了古代學術研究與現代學術研究的有效“銜接”,將輯佚校勘這一傳統學術方法融入中國文學史的建構之中,與同期或前期的文學史相較,它既不“食古不化”,亦不“為西方的馬首是瞻”,真正實現了中國傳統學術研究的“創造性轉化”。陳寅恪曾說:“其真能于自成系統,有所創獲者,必須一方面吸收輸入外來之學說,一方面不忘本來民族之地位。此二種相反而適相成之態度,乃二千年吾民族與他民族思想接觸史之所昭示者也。”《史略》正是這種“東西文化對接以再造新文化的思想”在中國古代小說史領域內“舊學新知”和“西學東漸”的嘗試和實踐。魯迅的中國古代小說史研究,也與聞一多的唐詩研究、茅盾的神話研究、郭沫若的《詩經》研究一起,標志著現代學術在古典文學研究領域的“回歸”與發展。

魯迅在《史略》中所形成的方法論,對其后的中國文學史撰寫和研究產生了重要的影響,為現代學術意義上的中國文學史學科的建立作出了貢獻,可謂澤被后世。游國恩的《中國文學史講義》就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史略》方法論的影響。該文學史是20世紀30年代游國恩在武漢大學和青島大學任教時所撰寫的文學史講稿,為先秦至南朝宋的斷代文學史。游國恩像魯迅一樣對先秦至南朝宋的作家作品、史實史料進行了輯佚校勘,如對于“二南”“風雅頌”的年代和釋義、《胡笳十八拍》的真偽、《孔雀東南飛》的作者,均有校考。另外,《中國文學史講義》也注重社會環境對文學現象和文學風格的影響,游國恩認為,談玄之風的流行導致了魏晉文學重辭藻、尚韻律的詩賦風格。同樣受到《史略》影響的還有趙景深的《中國文學史新編》、譚正璧的《新編中國文學史》、楊蔭深的《中國文學史大綱》、王瑤的《中國新文學史稿》等。

今天,魯迅當年所期盼的“大家動手,研究戲劇的寫戲劇史,研究詩的寫詩史,研究漢的寫漢,研究唐的寫唐”之局面早已實現,在中國文學史的撰寫、出版和研究已經呈現出雨后春筍般的繁盛局面時,在當下中國文學史研究面臨著“文學史研究立足中國本位”的命題時,我們不應忘記《史略》在中國文學史發軔期所作出的貢獻。


 
  
 
相關報道
 
七乐彩开奖查询 抢庄牛牛技巧 11选5胆拖号码生成器 足球场草 时时计划稳定版 苹果版彩票计划软件手机版本 pk10软件哪个好用 大赚特赚 逍遥森林舞会单机下载 pk106码最佳打法 时时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