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乐彩开奖查询
巴中門戶 權威、深度、融合、悅讀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招商熱線:0827-5555503
 主管:中共巴中市委 主辦:巴中日報社 總編輯:張大梁  巴中日報集團網群:巴中日報 巴中晚報 巴中傳媒網 掌上巴中 巴中全搜索 巴中日報微博  
 
讓愛不再留守
 www.xyvml.tw 巴中傳媒網 2019-04-27 來源:巴中日報  【打印】【關閉
 

  如果我們把兒童文學比作一個生態園林,那么,里面應該有樹有草,有陽光,有雨露,有大象,有螞蟻。現今的兒童文學作家可能由于受自身所處環境的制約,寫都市題材的多,寫農村題材的少。青年詩人謝艷陽則獨辟蹊徑,把筆觸直接伸向鄉村留守兒童這一特殊的群體,反映他們的生活、心理、精神。他的首部兒童詩集《發芽的云朵》寫出了留守兒童的生存狀態,寫出了他們在閉塞與開放的夾縫中產生的困惑、痛苦與歡樂、希望,讀來讓人心靈為之震撼。

  “詩不好寫,給孩子寫詩更不好寫,況且是關于留守孩子。”謝艷陽在詩集《后記》的開頭這樣寫道。雖然他早已進了城市,但他從來沒有把目光從鄉村的土地上移開,他知道廣大農村存在很多的留守兒童,他們沒有父母的陪伴,寂寞地學習,心里十分孤獨。他經常到農村與他們接觸,以貼近鄉村土地的姿勢去傾聽他們的述說,體驗他們的生活。踏踏實實地觀察、描寫留守兒童的生活現實、心理現實,著力于幫助孩子解決在成長過程中遇到的各種問題和困惑,注重探索孩子們的感受、感覺、感情,漸次打開孩子的心靈之門。

  詩集《發芽的云朵》高度凝練地表現了鄉村留守兒童的生活和內心世界。“正在爬坡的俊娃子,身體越來越矮/他背上那捆柴火,慢慢地向上移動……//山頂三間瓦屋無助地等待/爸爸媽媽在春天還沒有來的時候/把裂縫的墻體補了一遍/把斷開的瓦換了一次/正午的炊煙,在鄰居的房頂升起/放學歸來的弟弟妹妹/將紅領巾系在竹竿上,插在院壩邊/像一面飄在空中的旗幟/俊娃子向上攀行的腳步更快了一些”。這首《留守》擷取“背柴”“補墻”“換瓦”“插旗”等情景,真實地再現了留守兒童“俊娃子”及其“弟弟妹妹”的留守生活以及盼望爸爸媽媽回家的心情。無論是時間上還是空間上,這首詩所蘊含的生活內容都是具體而又豐富的,有著油畫般的質感,過目難忘。而這么豐富的生活內容通過短短二十來行的小詩加以呈現,不能不說是一種凝練。

  我們說兒童詩難寫,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要考慮受眾——小讀者的人生閱歷沒有成年人那么豐富,理解能力也沒有成人那么強,必須重視語言的自然、簡潔、易懂。因此,有人把兒童詩稱為“淺語的藝術”。的確是這樣,優秀的兒童詩總是于清淺之中寄寓遙深,于樸拙之中蘊藏睿智和機趣。以此審視詩集《發芽的云朵》,沒有一字繁難。均以兒童熟知的事物入詩,每一詩句自然樸素,明白如話。仿佛在與孩子細語輕聊,互說鄉村故事。尤值一提的是,詩集中引入了大量的方言土語。比如:“他正和奶奶在苕地里扯草”(《炊煙》),“不讓背篼偏離成爸爸的心眼”(《背南瓜》),“認不到書上的字”(《思念的夜》),“我站在院壩邊上”(《月光的聲音》),“剛在河邊打漂石的幾個孩子”(《春天的夜色》)……這些極具大巴山地方色彩的口語,不僅打破常規,切入語境,極大地豐富了兒童詩的表現力、感染力,還拓寬了審美空間。

  讀謝艷陽的兒童詩,很難看到華麗的語句,也很難看到高蹈的氣勢,更多的是質樸與寧靜,是悄悄接近于鄉村留守孩子真實生活的白描。如《一只胖胖的玩具小白》“八歲的劉雨莉/一個人拾柴/一個人割草/一個人放牛/一個人做飯/一個人栽小菜/一個人洗衣服/一個人寫作業/一個人去上學//八歲的劉雨莉/一個人望著門前那條小路/一個人想著那條小路上/走回來三年不見的爸爸媽媽//八歲的劉雨莉不是一個人了/爸爸媽媽給她寄回了一只/胖胖的玩具小白狗/睜著兩只圓溜溜的小眼睛/和她說話”,講述八歲的女孩劉雨莉“一個人”的生活。詩的結尾通過玩具小白狗“和她說話”這一細節,襯托與放大了小主人公內心的孤獨,讓人倍感心酸。再如《搬磚》“我們搬完這些磚頭/四年沒回來的爸爸媽媽就回來了/他們修好樓房就再也不離開/我就能理直氣壯地和同學玩/大聲地回答老師的問題”,抓住典型意象,虛實結合,以一個留守孩子的口吻,表達了對遠方打工父母的思念,讀來感人至深。

  當然,謝艷陽對留守兒童的關注不僅是他們的苦難,更凸顯孩子們堅強陽光的一面。《好吃鬼》寫“我”六歲第一次煮蛋的經歷,“我不知道怎么樣才算熟/直到它們變成黑乎乎的炭/似乎要冒出火焰/我趕緊把它們盛在碗里”,把蛋煎得黑糊糊的,怕爺爺奶奶責怪偷偷吃掉,悟出萬事的第一次都有失敗,失敗了就要承擔后果的道理。《新年的愿望》寫“媽媽在很遠的地方打工/今年過年了就要回家”,“我”每天撿礦泉水瓶,一只一只積攢,要把賣礦泉水瓶的所有錢交給媽媽,只為“讓她多留兩天在家陪我這個娃娃”,瞧,多么懂事的孩子!相信讀著這樣的詩,你會在不知不覺間回到自己的少兒時代,你會順著謝艷陽詩行指示的路徑,走向中國的鄉村,走向城里的農民工學校,走向一群或憂傷或快樂的孩子,看到他們的世界。

  總之,《發芽的云朵》為廣大讀者打開了一扇窗,通過這個窗口,走進鄉村留守兒童的心靈深處,更多的認識并關注留守兒童。如果,你因謝艷陽的詩篇而感動,為他筆下的留守兒童而感動,你或許應該暫時走出成人的世俗生活,走向身邊的任何一個兒童,甚至走向身處偏遠的鄉村兒童,去關注一下他們的生活,去關心一下他們的成長,為他們的翅膀添加一片羽毛,讓這些孩子們不再成為被“愛”遺忘的角落。我想,這無疑是詩人謝艷陽想看到的效果,也是他創作兒童詩的初衷。(馬忠)(作者系巴中籍文藝評論家)


 
  
 
 
七乐彩开奖查询 全球彩票app苹果版 微信赌博都玩什么 05444定羸 湖北新11选5技巧 稳赚 龙虎押注技巧稳赢 美式橄榄球比赛直播 扑克21公式 66钱庄 金鹰时时彩全天计划 极速时时上必发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