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乐彩开奖查询
巴中門戶 權威、深度、融合、悅讀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招商熱線:0827-5555503
 主管:中共巴中市委 主辦:巴中日報社 總編輯:張大梁  巴中日報集團網群:巴中日報 巴中晚報 巴中傳媒網 掌上巴中 巴中全搜索 巴中日報微博  
 
杜甫與巴文化民風習俗研究
 www.xyvml.tw 巴中傳媒網 2019-05-10 來源:巴中日報  【打印】【關閉
 

  徐希平 劉丹

  前記

巴文化博大精深,源遠流長,但由于史書文獻記載殘缺不全,考古發現也常常是支離破碎,長期以來有關其豐富內涵和巨大影響不太為人所知,需要從更多方位的視角,調動發掘更多方面的資料來綜合研究。四川首批十大歷史文化名人,許多是因為文學作品而家喻戶曉,可見文學的傳播力量。

杜甫不僅是四川歷史文化名人,更是中華文化的杰出代表,是世界文化名人,其詩歌被譽為詩史。杜甫生長于中原,深受中華傳統文化影響,晚年曾長期居住在巴蜀地區,其入川和出川前后均流連于巴文化地域圈,親身感受巴文化的巨大魅力,以他者的眼光感受、記載和品位巴文化,短短數年中創作500余首詩歌,題材內容廣泛,藝術爐火純青,達到其創作藝術之巔。其中大量作品描寫和表現巴地巴人風俗民情,將巴文化流風遺韻融合進入其集大成的詩圣文化中,促進了中華文化的溝通融合。對其進行梳理和探討,對于了解和發掘巴文化的基本特質、精神內涵、歷史地位,傳承和發揚其積極的核心價值,推動文化傳承創新等都有重大意義和實際價值。

巴中位于巴文化的核心區域,杜甫曾親歷巴中,特別是他與嚴武的特殊友好關系,留下了千古佳話。因此,巴中要利用好歷代文化名人名作的影響,進一步豐厚歷史文化底蘊,傳承優秀文化文脈,提升城市形象美譽。

  一、巴文化區域及杜詩巴文化直觀數據

在論述該問題之前,有必要先對所謂巴地域文化圈予以界定。巴地域文化有多重意義,既是民族文化,指古代有別于華夏的巴人;也是區域文化,不局限于古代巴郡的行政區劃,也包含其文化輻射、影響的區域;還是開放文化,可以推到古老的巴族巴人,以及與之有千絲萬縷關聯的歷代各族。  

《華陽國志·巴志》記載:“其地東至魚復,西至僰道,北接漢中,南極黔涪”。巴地域范圍又是動態和變化的,涵蓋今川陜渝鄂地區,此外,甘肅南部、貴州北部也有巴文化遺存,這都屬于巴文化資源保護和利用的區域。也是本文所論述的范圍。

杜甫于唐肅宗乾元二年(759)由隴南入蜀,大歷三年(768)正月離開夔州(今重慶奉節)前往湖湘,杜甫在巴蜀地區共生活九個年頭。其間創作的許多詩歌題目直接寫到巴字,如《巴山》《送鮮于萬州遷巴州》《奉寄別馬巴州》《寄岳州賈司馬六丈、巴州嚴八使君兩閣老五十韻》《巴西驛亭觀江漲,呈竇使君二首》《巴西聞收宮闕,送班司馬入京》等等。

詩句中出現巴字的數量更多,大約有40余處,如:

“不眠持漢節,何路出巴山。”(《九日奉寄嚴大夫》)
  “漢北豺狼滿,巴西道路難。”(《王命》)
  “巴城添淚眼,今夜復清光。”(《薄游》)
  “聞道巴山里,春船正好行。”(《絕句九首》)
  “草滿巴西綠,空城白日長。”(《城上》)
“萬里巴渝曲,三年實飽聞。”(《暮春題瀼西新賃草屋五首》)
“南翁巴曲醉,北雁塞聲微。”(《社日兩篇》)
  “臘日巴江曲,山花已自開。”(《早花》)
  “巴山春色靜,北望轉逶迤。”(《傷春五首》)
  “久游巴子國,屢入武侯祠。”(《諸葛廟》)
  “巴人困軍須,慟哭厚土熱。”(《喜雨》)
  “巴鶯紛未稀,徼麥早向熟。”(《客堂》)
  “巴道此相逢,會我病江濱。”(《別蔡十四著作》)
“欲辭巴徼啼鶯合,遠下荊門去鹢催。”(《奉待嚴大夫》)
“君王臺榭枕巴山,萬丈丹梯尚可攀。”(《滕王亭子》)

還有巴蜀并稱,如:“巴蜀倦剽掠,下愚成土風”(《贈蘇四徯》),“隴右河源不種田,胡騎羌兵入巴蜀”(《天邊行》)等。

杜甫進出四川皆經過巴文化地區,后期主要生活在巴地,創作詩歌500余首,超過杜甫現存詩歌總量三分之一,內容不可避免地涉及到巴文化,包括山川風物、民族風情、傳統習俗,值得我們認真地探討。

  二、杜甫巴文化區域游蹤及民風民俗體驗

杜甫與巴文化的實地接觸主要有三次,在此進行簡單梳理,說明杜甫與巴文化的密切關聯。

(一)初涉險峻巴地,親歷巴文化民風習俗

唐肅宗乾元二年(759)12月初,杜甫在饑寒交迫中離隴赴蜀,沿嘉陵江進入漢中略陽縣,再經利州(廣元)昭化入劍閣,這是首次抵達巴文化區域。漢中、廣元一帶崇山峻嶺,沿途多為古代棧道,其艱難正如李白《蜀道難》所述“上有六龍回日之高標,下有沖波逆折之回川”,這段經歷載入其由隴入蜀共十二首紀行組詩中。除開始的《發同谷縣》《木皮嶺》二首和末尾抵達成都所寫的《鹿頭山》《成都府》兩首之外,其余《白沙渡》《水會渡》《飛仙閣》《五盤》《龍門閣》《石柜閣》《劍門》等皆對巴地特殊地理環境予以了形象描繪。《白沙渡》為杜甫進入巴地第一首,開頭便寫道“畏途隨長江,渡口下絕岸。差池上舟楫,杳窕入云漢”,末尾則寫其感受“臨風獨回首,攬轡復三嘆”,驚險程度由此可見。《劍門》則以“惟天有設險,劍門天下壯。連山抱西南,石角皆北向。兩崖崇墉倚,刻畫城郭狀。一夫怒臨關,百萬未可傍。珠玉走中原,岷峨氣凄愴”,極力渲染險峻峭拔、令人生畏的特色風貌,并以“并吞與割據,極力不相讓”展現其重要的軍事地位。《龍門閣》尤為凸顯經歷棧道之驚心動魄,“清江下龍門,絕壁無尺土。長風駕高浪,浩浩自太古。危途中縈盤,仰望垂線縷。滑石欹誰鑿,浮梁裊相拄。目眩隕雜花,頭風吹過雨。百年不敢料,一墜那得取。飽聞經瞿塘,足見度大庾。終身歷艱險,恐懼從此數。”

因旅途匆匆,不能像陶淵明、謝靈運優游留連,從容探訪山水之勝,“羈棲負幽意,感嘆向絕跡……吾衰未自安,謝爾性所適”,未能細致深入的考察,但對其優美綺麗的一面也有所關注,比如“蜀道多早花,江間饒奇石”(《石柜閣》),“五盤雖云險,山色佳有馀”(《五盤》,注:七盤嶺又名五盤嶺);同時,對巴地域民風習俗也有簡要描摹,如“篙師暗理楫,歌笑輕波瀾”(《水會渡》),寫長期與險峻湍流打交道的巴人船夫淡定自若、從容不迫;“仰凌棧道細,俯映江木疏。地僻無網罟,水清反多魚。好鳥不妄飛,野人半巢居。喜見淳樸俗,坦然心神舒”(《五盤》),對比中原戰亂,“東郊尚格斗,巨猾何時除”,更覺其地民風可貴。總體而言,這組紀行詩,感受到古代巴人開鑿棧道的艱辛和偉大,真實地寫出作為中原人的杜甫對巴地域文化的初步體驗。

(二)徘徊巴文化腹心,全面了解巴文化風貌

  第二次主要是離開成都避亂到梓州(今三臺)、閬州(今閬中)一帶,可謂是巴文化核心區域,杜甫與巴文化有了深度體驗交流。

唐代宗寶應元年(762)秋,好友劍南節度使嚴武離任回京,杜甫依依不舍送至綿州,在奉濟驛分別。此時留守成都的劍南兵馬使徐知道乘機反叛,杜甫進退兩難、輾轉前往梓州避難,后又前往射洪縣尋訪蜀中先賢陳子昂遺跡,又到通泉縣祭奠唐代名將郭元振。

送別嚴武第二年,即廣德元年(763)正月,在梓州喜聞官軍收河南河北,便欲東下吳楚還都。其間前往閬州,短暫停留后返回梓州,以及綿州、漢州等地。秋日,好友房琯回京途中病逝于閬州,杜甫攜家由梓州前往閬州奔喪,作祭文悼念。

廣德二載(764)春,杜甫應王刺史之邀,再到閬州一住近三月。其間,寫下不少反映巴地民風民俗的詩歌。如《閬山歌》形象地展示了巴人祭祀民俗:“閬州城東靈山白,閬州城北玉臺碧。松浮欲盡不盡云,江動將崩未崩石。那知根無鬼神會,已覺氣與嵩華敵。中原格斗且未歸,應結茅齋看青壁。”清明時節,閬州人在被唐玄宗賜名“仙穴山”的靈山祭祖祭神,用大量白花白幡掛滿山坡、樹枝,象征“靈山白”;城北有“上帝高居”的玉臺山,則掛滿青綠色的紗幔面被,便以“玉臺碧(青綠色)”形容。

又有《閬水歌》則描繪了巴人漁獵習俗:“嘉陵江色何所似?石黛碧玉相因依。正憐日破浪花出,更復春從沙際歸。巴童蕩槳欹側過,水雞銜魚來去飛。閬中勝事可腸斷,閬州城南天下稀。”詩中描繪了嘉陵江色彩艷麗、青碧如玉、浪花映日、美不勝收、迤邐迷人的自然風光,再加上巴童蕩槳、自由自在,水鳥銜魚、來去如飛,逼真地凸顯出該地漁獵風情與和諧勝景,令人向往。

除了寫道路的險峻和景色的優美,杜甫還寫到巴文化歷史變遷,比如《南池》具有明顯的文化特色和豐富的歷史內涵。南池位于閬中嘉陵江南岸的七里壩,乃古時之彭澤大池,傳為伏羲、女媧之誕生地,故巴人以伏羲為始祖,后遷巴國于閬中。漢唐時期,此地萬頃蒼池,洋洋數里,皆為澤國,稱為彭道將池,又叫彭池,池畔建有漢高祖廟。“南有漢王祠,終朝走巫祝。歌舞散靈衣,荒哉舊風俗。高堂亦明王,魂魄猶正直。不應空陂上,縹緲親酒食。淫祀自古昔,非唯一川瀆。”可見其地香火旺盛,唐朝既崇佛教,又拜巴人始祖。宋代水枯池毀,成為農田,我們只能從杜詩中窺其“自漢迄唐,堰大斗小斗之水灌田,里人賴之”的彭池大澤概貌。

杜甫一方面繼續關注朝政,“巴山遇中使,云自陜城來”(《巴山》),另一方面觀察了解和記錄巴文化,自稱“商歌還入夜,巴俗自為鄰”(《與嚴二郎奉禮別》),為我們留下比較全面的巴文化農牧漁獵林等多樣化活態化的真實民俗史料,十分珍貴。

(三)寄居夔州,深度體驗巴文化豐富內涵和地域風情

第三次,是在渝州夔州期間,也是最重要、最持久、最深入的一次體驗。永泰元年(765)正月,杜甫辭職回到浣花草堂,后調任京兆府功曹參軍,于五月啟程離開成都,臨行前作《去蜀》:“五載客蜀郡,一年居梓州。如何關塞阻,轉作瀟湘游。”隨后乘舟沿岷江經嘉州(樂山)、戎州(宜賓),順川江而下至渝州(重慶),本欲“即從巴峽穿巫峽,便下襄陽向洛陽”(《聞官軍收河南河北》),但秋天抵達云安(云陽)后因病暫居于此,到第二年(永泰二年改元大歷元年,即766年)春末移居到夔州。此處為長江咽喉,如同入蜀以劍門為北路蜀道鎖鑰,向東水路出蜀則以夔門為要津。杜甫在《長江》以“眾水會涪萬,瞿塘爭一門”描繪其特殊地理形勢地位,并以“眾流歸海意,萬國奉君心”比喻歷史社會發展之規律,不可逆歷史潮流而動,真可謂筆力如椽,字字千鈞。再如《禹廟》以“早知乘四載,疏鑿控三巴”,謳歌了大禹治水澤被萬代的豐功偉績,抒發了緬懷英雄、愛國憂民的思想感情。

杜甫在夔州約兩年中創作450余首,不僅在七律詩歌方面達到藝術上爐火純青的頂峰,更重要的是詩歌視野更加拓展,尤其是對巴地域文化有了更全面深入的了解。剛到渝州,便寫下詩句“山帶烏蠻闊,江連白帝深”(《渝州候嚴六侍御不到,先下峽》)。其后相關描述不絕如縷,“巴人常小梗,蜀使動無還。垂老孤帆色,飄飄犯百蠻。軍吏回官燭,舟人自楚歌(《將曉二首》)”;“久游巴子國,臥病楚人山”(《自瀼西荊扉且移居東屯茅屋四首》其四);“三峽樓臺淹日月,五溪衣服共云山”(《詠懷古跡五首》),詩中“巴人”、“百蠻”、“楚歌”等均藝術再現了鮮活生態的巴文化與當地區域文化與多民族文化的交流融合。

在夔州期間,杜甫的詩歌也提前預示最后一段人生旅程,“孤舟一系故園心”(《秋興》),成為杜甫生命的全部寄托;后來入三峽巫山巴東及峽州(宜昌),乃至洞庭湖登岳陽樓嘆息“親朋無一字,老病友孤舟”;最后漂泊湖湘,生命終結于孤舟之上,這一切似乎在夔州就已經有所預感。《巫山縣汾州唐使君十八弟宴別兼諸公攜酒樂…留于屋壁》“臥病巴東久,今年強作歸”,“接宴身兼杖,聽歌淚滿衣”,臨別聽歌,感慨萬千,令人唏噓不已。

在此期間,所見杜鵑與蜀中也另有一番感受:“峽里云安縣,江樓翼瓦齊。兩邊山木合,終日子規啼”(《子規》)。其中更多描繪了三峽地區巴人特有的歌舞與音樂:

“久嗟三峽客,再與暮春期。……萬里巴渝曲,三年實飽聞。”(《暮春題瀼西新賃草屋五首》)

“臘日巴江曲,山花已自開。盈盈當雪杏,艷艷待春梅。”(《早花》)

“白夜月休弦,燈花半委眠。……蠻歌犯星起,空覺在天邊。城郭悲笳暮,村墟過翼稀。”(《夜二首》其一)。

勇猛的巴人早年曾以巴渝曲作為戰爭序曲,威震敵膽,后來則用來反映各類勞動生活場景。中唐時期劉禹錫整理創作的夔州竹枝詞名聞遐邇,在杜詩中則真切地寫出了其感人的藝術效果。如《社日兩篇》其一:“九農成德業,百祀發光輝。報效神如在,馨香舊不違。南翁巴曲醉,北雁塞聲微。尚想東方朔,詼諧割肉歸。”形象地渲染出巴人歡慶豐收、祭祀神靈、演奏巴曲的場面。

巴人語言的差異,在杜詩中也有所記載。如《秋野五首》其五:“身許麒麟畫,年衰鴛鷺群。大江秋易盛,空峽夜多聞。徑隱千重石,帆留一片云。兒童解蠻語,不必作參軍。”另如:“峽內淹留客,溪邊四五家。古苔生迮地,秋竹隱疏花。塞俗人無井,山田飯有沙。西江使船至,時復問京華。”(《溪上》)“殊俗還多事,方冬變所為。破甘霜落爪,嘗稻雪翻匙。巫峽寒都薄,黔溪瘴遠隨。終然減灘瀨,暫喜息蛟螭。”(《孟冬》)

杜詩除寫出其習俗之差異,此外還有食品的特色。如《戲作俳諧體遣悶二首》其一:“異俗吁可怪,斯人難并居。家家養烏鬼,頓頓食黃魚。舊識能為態,新知已暗疏。治生且耕鑿,只有不關渠。”其二:“西歷青羌坂,南留白帝城。于菟侵客恨,粔籹作人情。瓦卜傳神語,畬田費火耕。是非何處定,高枕笑浮生。”

峽中魚類也有多種,或巨大無比,或細小如雪,其《黃魚》詩云:“日見巴東峽,黃魚出浪新。脂膏兼飼犬,長大不容身。筒桶相沿久,風雷肯為伸。泥沙卷涎沫,回首怪龍鱗。”而《白小》詩謂:“白小群分命,天然二寸魚。細微沾水族,風俗當園蔬。入肆銀花亂,傾筐雪片虛。生成猶拾卵,盡取義何如?”

當代學者鮮于煌先生曾比較系統地梳理三峽獠人若干種特有的民風習俗:像“有巢氏”那樣“依樹積木”的“巢居”之俗,“持刀刺魚”的漁獵生活之俗、古老的耕作方法——“畬田”之俗、打鼓鳴號之俗、“男坐女立”之俗、采野菜吃三柰八角之俗、“用竹為簧,群聚鼓之”的歌舞之俗、以十月為歲首的早春之俗等等,大多在杜詩中有所反映,詩人不帶偏見的客觀介紹,讓我們認識長江三峽地區不為外人所熟知的少數民族——“獠人”特有的風土民俗和唐代的民族關系,顯然有不可忽視的重要意義和作用。

下面這組詩篇,有關人與自然關系。如《示獠奴阿段》:“山木蒼蒼落日曛,竹竿褭褭細泉分。郡人入夜爭馀瀝,豎子尋源獨不聞。病渴三更回白首,傳聲一注濕青云。曾驚陶侃胡奴異,怪爾常穿虎豹群。”極力展現贊美阿段不畏艱辛、跋山越嶺、尋找水源的辛勤和樸實,同時也反映出當地從高山以竹筒接取飲水的生活方式和困境。在《引水》中描寫更為具體:“月峽瞿塘云作頂,亂石崢嶸俗無井。云安酤水奴仆悲,魚復移居心力省。白帝城西萬竹蟠,接筒引水喉不干。人生留滯生理難,斗水何直百憂寬。”仇注引魯訔曰:“夔俗無井,以竹引山泉而飲,蟠窟山腹間,有至數百丈者。”不僅需要尋找水源、搭建竹管,還需要隨時維修,《信行遠修水筒》則完整展示該工程的修建過程,可見杜甫所謂詩史也是民俗史也。

巴地山水險奇,巴人驍勇善戰,這與其從小接受磨練不無關系。杜甫在《閬水歌》中寫巴童熟悉水性,在夔州同樣對當地兒童不乏褒獎,贊嘆巴童吃苦耐勞。如:《十六夜玩月》:“谷口樵歸唱,孤城笛起愁。巴童渾不寢,半夜有行舟。”《秋峽》:“江濤萬古峽,肺氣久衰翁。不寐防巴虎,全生狎楚童。”

“叢菊兩開他日淚,孤舟一系故園心。”雖然詩人時刻思念故鄉,但夔州生活的兩年卻是詩人創作的最后輝煌階段,他熱愛此地的山川風物,對當地人民充滿懷深情,也對一些惡俗陋習提出批評。如同此前在蜀中時,既稱頌“全蜀多名士”(《行次鹽亭縣聊題四韻奉簡嚴遂州蓬州兩使君咨議諸昆季》),同時也批評“蜀中寇亦甚”(《覽柏中允兼子侄數人除官制詞因述父子兄弟四美載歌絲綸》)。夔州則是所謂“形勝有余風土惡”(《峽中覽物》),最典型的是《負薪行》和《最能行》所揭露:

“夔州處女發半華,四十五十無夫家。更遭喪亂嫁不售,一生抱恨長咨嗟。土風坐男使女立,男當門戶女出入。十有八九負薪歸,賣薪得錢應供給。至老雙鬟只垂頸,野花山葉銀釵并。筋力登危集市門,死生射利兼鹽井。面妝首飾雜啼痕,地褊衣寒困石根。若道巫山女粗丑,何得此有昭君村?”(《負薪行》)

“峽中丈夫絕輕死,少在公門多在水。富豪有錢駕大舸,貧窮取給行艓子。小兒學問止論語,大兒結束隨商旅。濝敧帆側舵入波濤,撇漩捎濆無險阻。朝發白帝暮江陵,頃來目擊信有征。瞿唐漫天虎須怒,歸州長年行最能。此鄉之人器量窄,誤競南風出疏北客。若道士無英俊才,何得山有屈原宅?”(《最能行》)

前首寫當地婦女的慘況,背負生活的重壓和折磨,為其深抱不平。如林繼中《杜詩選評》引蕭滌非先生點評:“把貧苦的勞動婦女作為題材并寄以深厚同情,在全部古典詩歌史上都是少見的。”后詩則批評以駕船水手(最能)為代表的峽中男兒輕生逐利、器量狹窄,但最后卻予以鼓動和激勵,都表現出詩人對百姓的深厚情感。

在組詩《夔州歌》十絕句中,杜甫將夔州地域古老的歷史、豐富的物產、便利的交通、淳樸的民風等一一揭出,歷史方面有楚王宮、高唐觀、武侯祠、白帝城等眾多勝跡;物產則有鷗鶴鳧雛、稻畦遍布、山泉自灌、柑橘成林,其地至今有“中華橙都”之美名;同時作為交通要道,舟船便利,溝通巴蜀吳越,絲麻鹽茶,商賈云集,商業貿易繁榮發達,由此詩人更加盼望早息干戈,重歸太平。后來夔州人民根據“夔府孤城落日斜,每倚北斗望京華”,將南城門命名為“倚斗門”,作為地標性的文化記憶和永恒的文化遺產。

  三、杜甫、嚴武與巴中

杜甫與嚴武兩人關系極為密切,既曾同朝為官(嚴武曾任給事中,杜甫時任左拾遺),同出宰相房琯門下,政治上屬于同一陣營;而且是“世舊”之交——杜甫的祖父杜審言與嚴武的父親嚴挺之都是唐代名臣。杜甫有《奉贈嚴八閣老》詩為證:“扈圣登黃閣,明公獨妙年。蛟龍得云雨,雕鶚在秋天。客禮容疏放,官曹可接聯。新詩句句好,應任老夫傳。”仇兆鰲注曰:“上四頌嚴,稱其遇主乘時,下四敘情,喜其同官相契。”

(一)因為嚴武,結緣巴中

唐肅宗乾元元年(758),房琯因得罪降官,嚴武與杜甫相繼被貶為巴州(今四川巴中)刺史和華州(今陜西渭南)司功參軍。《新唐書·列傳第五十四》嚴武個人傳略中記載:“……已收長安,拜京兆少尹。坐琯事貶巴州刺史。”《資治通鑒》卷二百二十《唐紀三十六》中記載:“京兆尹嚴武貶巴州刺史,皆琯黨也。”杜甫在被放還“往鄜州省家”時作《留別賈嚴二閣老兩院補闕》一詩,其中“去遠留詩別,愁多任酒熏”諸句,“留別之情”淋漓盡致。

乾元二年,杜甫棄官寓居秦州(今甘肅天水)時,又作了一首500字超級長詩《寄岳州賈司馬六丈、巴州嚴八使君兩閣老五十韻》,敘舊、懷念、勉勵、意氣懇切,五味雜陳,煽情天賦揮灑無余。首名“衡岳啼猿里,巴州鳥道邊”(據《舊唐書地理志》載:“山南西道,巴州,隋清化郡,武德元年,改為巴州,領化城、清化、曾口……恩陽、白石、符陽、長池十四縣”),杜甫稱之為鳥道,可見在其印象中,其地十分偏遠難行,而其后對巴山旅途艱險更有深刻的實地感受;詩中“討胡愁李廣,奉使待張騫”表現了嚴武、賈至貶官后,朝廷人才缺失,側面反映出對嚴、賈的稱贊;“青蒲甘受戮,白發竟誰憐”、“故人俱不利,謫宦兩悠然”等句,既有同是天涯淪落人的哀怨,也透露出因仕途失意而欲歸隱山林的想法。

據《巴州志》記載,巴州刺史嚴武到任后,造福百姓、整修福地,主持修建了“一閣(云間閣)、兩寺(光福寺和觀音寺)、一堂(嘉禾堂)”。乾元三年(760),嚴武向皇帝上表《奏請賜巴州南龕寺題名表》:“巴州城南二里有古佛龕一所。右山南西道度支判官,衛尉少卿兼御史內供奉嚴武奏:

臣頃牧巴州,其州南二里有前件古佛龕一所,舊石壁鐫刻五百余鋪,劃開諸龕、化出眾像,前佛后佛、大身小身,琢磨至堅、雕飾甚妙,屬歲月綿遠、儀形虧缺。乃掃拂苔癬、披除榛蕪。仰如來之容,爰依鷲嶺;祈圣上之福,新作龍宮。精思竭誠、崇因樹果,建造屋宇三十余間,并移洪鐘一口。莊嚴福地增益勝緣,焚香無時興國風而蕩穢,然燈不夜助皇明以燭幽。曾未經營自然成就,臣幸承恩宥,馳赴闕廷。辭日奏陳,許合置額。伏望特旌裔土,俯錫嘉名。降以紫泥,遠被云雷之澤;題諸紺宇,長懸日月之光。兼請度、無色役、有道行者漆僧永,以住持,俾其修習。

敕旨:其寺宜以光福為名,余依。乾元三年四月十三日。

光福寺得到唐肅宗皇帝賜名,杜甫很為嚴武感到高興。相傳杜甫曾到巴州探望嚴武,一來為友恭賀,二來交游敘舊。兩人在南龕山喝酒吟詩數日,遠眺巴江秀水,賞觀巴山疊峰,把酒當歌,吟詩題字,好不自在。杜甫走后,嚴武追思和好友賦詩之樂,將杜甫在南龕山洗筆硯的水池取名“洗墨池”,修建假山與亭臺閣榭,并常到此地休憩納涼、揮筆吟詩,先后寫下了《題南龕光福寺楠木詩》《暮春題龍日寺西龕石壁》等詩作。

此后,杜甫一直關注著巴州。永泰元年(765),杜甫寫給巴州刺史馬某的寄別詩《奉寄別馬巴州》:“勛業終歸馬伏波,功曹非復漢蕭何。扁舟系纜沙邊久,南國浮云水上多。獨把魚竿終遠去,難隨鳥翼一相過。知君未愛春湖色,興在驪駒白玉珂。”也表現出淡于仕途、急于歸隱之意。大歷元年(766),杜甫參加鮮于炅由萬州刺史遷巴州刺史的餞行宴會上作《送鮮于萬州遷巴州》:“京兆先時杰,琳瑯照一門。朝廷偏注意,接近與名藩。祖帳排舟數,寒江觸石喧。看君妙為政,他日有殊恩。”

  (二)以詩相和,情深誼厚

唐肅宗上元元年(760),嚴武離開巴州遷任河南尹、兼御史中丞,上元二年(761)任綿州刺史、遷劍南東川節度使,隨后遷成都尹,劍南節度使,兼御史中丞,節制東西兩川。其間曾多次到草堂看望杜甫、吟詩游樂;寶應元年(762)四月,玄宗肅宗相繼駕崩,六月,嚴武被代宗招為兵部侍郎,杜甫作《奉送嚴公入朝十韻》詩云:“公若登臺輔,臨危莫愛身”,知音忠言,寄予厚望,并一路乘舟相送,到綿州作《嚴侍郎到綿州同登杜使君江樓宴詩》《奉濟驛重送嚴公四韻》,表達依依不舍之情。嚴武也作《酬別杜二》詩。離開之后,留守成都的徐知道乘機反叛,杜甫進退兩難,嚴武也被阻隔于川北巴嶺,遲至秋日不得歸京。代宗再任其為兵部侍郎兼御史大夫,充二圣山陵橋道使。徘徊于東川梓州的杜甫很是為嚴武行程擔憂,寫下《九日奉寄嚴大夫》:“九日應愁思,經時冒險艱。不眠持漢節,何路出巴山。小驛香醪嫩,重巖細菊斑。遙知簇鞍馬,回首白云間。”嚴武為之作《巴嶺答杜二見憶》:“臥向巴山落月時,兩鄉千里夢相思。可但步兵偏愛酒,也知光祿最能詩。江頭赤葉楓愁客,籬外黃花菊對誰。跂馬望君非一度,冷猿秋雁不勝悲。”這首詩情真意切,處處懷念與好友杜甫昔日把酒賞菊、吟詩作賦的歡樂時光。兩相呼應,更見兩人的感情至深。

嚴武入京后任京兆尹,寶應二年(763)正月復拜成都尹,劍南節度使。杜甫聞此喜訊,便打消了離開四川的念頭,因此從閬中回到成都,后來并接受了嚴武的邀請,擔任節度參謀,檢校工部員外郎,這也是杜甫被稱作“杜工部”的由來。廣德二年(764),嚴武破吐蕃七萬余人,以功進檢校吏部尚書,封鄭國公;永泰元年(765)4月,嚴武病故于成都,時年四十歲,追封為尚書左仆射。嚴武之死,杜甫悲慟欲絕,寫詩深切悼念,以“顏回竟短折,賈誼徒忠貞”,“諸葛蜀人愛,文翁儒化成。公來雪山重,公去雪山輕”,把早卒的嚴武比為顏回、賈誼,比為諸葛亮,比為開化蜀郡之文翁,對嚴武推崇備至、極盡褒揚。在嚴武母親護送嚴武靈柩順江東下途經忠州時,杜甫寫了《哭嚴仆射歸櫬》:“一哀三峽暮,遺后見君情。”在夔州所作著名的《諸將五首》之五寫道:“主恩前后三持節,軍令分明數舉杯。西蜀地形天下險,安危須仗出群才。”三持節,指嚴武多次執掌巴蜀地區,公私交誼,至死不渝。

整理發現,在杜甫詩集中,有關嚴武的詩為贈友詩之最,共35首,占杜詩總量約四十分之一。嚴武雖為一介武夫,亦能寫詩,《全唐詩》中錄存六首,其中就有四首是“寄題”、“酬別”杜甫的,可見杜甫和嚴武的交情確實不一般。正如浦起龍所指出,對杜甫而言,“嚴系知己中第一人”。

(三)文脈傳承,再現記憶

嚴武在任巴州刺史三載,頗有政聲,對巴中石窟特別是南龕石窟的興盛與繁榮功不可沒,其后任郄昂(李白曾有詩《送郄昂謫巴中》)在城門西邊立“去思碑”以示紀念。

宋宣和六年(1124),抗金名將宗澤降任巴州通判,在游歷南龕后寫下《古楠賦》,中有“唐刺史嚴武、御史史俊,皆有詩歌刻于巖腹”。宋淳熙辛丑年(1181)間,巴州代理知州張垓在游南龕時,因杜甫《江村》作《九日詩》,刻于崖壁贊美南龕、思念家鄉,并在石壁上書“嘉禾堂”。后,其同鄉章崇簡按《九日詩》原韻,又作《步同鄉張君垓壁韻》,頌揚杜甫、思念張垓。元至正年間(1341—1367),成文彬曾任巴州知州,寫《游南龕》:“巴山勝概聚地岡,緩步重巖共舉觴。可愛少陵題品在,堪嗟云閣已荒涼。”由此可證,杜甫《九日奉寄嚴大夫》在云屏石上可見,嚴武修建的云間閣早已破敗。清代道光年間,巴州知州陸成本將杜甫《江村》和張垓《九日詩》共同的首句“清江一曲抱村流”書寫于南龕崖壁。

  結語

巴蜀地區雖然地勢險峻,但也適合躲避戰亂,自古富饒,人民勤勞,天下名人例入蜀,川北劍門和川東夔門為巴蜀地區出入關中和吳越中原的必經要道,皆處于巴文化地域。杜甫在三度進入巴文化地域過程中,對有關民風民俗的體驗認識逐漸加深,不同于一般的淺嘗輒止,既有全面把握,又突出特色和重點,其詩歌融入濃郁的地方文化和巴文化元素,將巴文化區域內古老的交通棧道、碼頭文化、漁獵文化、商業文化、歌舞音樂藝術等良性互動,相得益彰,保留了極為珍貴的文化史料,產生跨越時空的傳播效果,也正是中華各區域多民族文化交匯融合、相互影響動的典范,值得很好的發掘研究和傳承弘揚。

  主要參考書目:

  仇兆鰲《杜詩詳注》,中華書局,1999年版
錢仲聯《劍南詩稿校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年版
鮮于煌《試論唐代三峽少數民族“獠人”的民俗生活特色及影響》,《西北民族研究》,2003年1期
林繼中《杜詩選評》,三秦出版社,2004年版
《巴中志》(清道光年間朱錫谷)
李旭升《巴中鄉土文化從書》(四川人民出版社2006年出版)

  作者簡介

徐希平,西南民族大學二級教授,博士生導師,國家社科重大項目首席專家,四川省杜甫研究學會副會長、李白學會副會長,中華文學史料學學會副會長暨民族文學史料學分會會長,“文化中國·名家講壇”主講專家,主持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重點項目多項。出版專著五部,發表學術論文百余篇。

劉丹,巴中市社科聯副主席、秘書長,巴文化研究院院長。


 
  
 
相關報道
 
七乐彩开奖查询 手机安卓版pk10免费计划 维欧国际教育科技 贯通乐翻二人麻将 火龙果分分彩计划软件手机版 重庆时时彩必中规律 法国女星索菲亚 罗兰 福彩3d 组选六 稳赚 吉林时时开奖号码 福彩3d4码组六遗漏 体育比分网7m体育